某某某

本人all金洁癖,过激金吹/金厨。

【all金】 naght[1]




bad  end  night











警告

友谊向偏重

第一次写同人文有点怂

是由一首歌改编

【】是歌词

[]是黑金的话


ooc严重


可能有错别字


连幼稚园都不到的文笔


如果有意见我会改的


无脑  悬疑(?)

其实是沙雕


下方为灵感↓


《Bad ∞ End ∞ Night》 http://music.163.com/song/28977422/?userid=546561779 


建议配着歌一起看


这首歌是v家的














————————————

















【在深邃的森林深处,误入了一位少年】


那个少年拥有像暖阳的橘黄色头发,比天空更加蔚蓝、纯洁的蓝色眼睛,身穿可爱的小洋装,走着走着……


【带着封褪色的书信,来到了夜之公馆】











——间奏——


『出场人物』


『少年——金』


『执事——紫堂幻』


『女仆——凯莉』


『少女人偶——艾比』


『少年人偶——埃米』


『主人——雷狮』


『主人(2)——安迷修』


『领养的小少爷——卡米尔』


(不会出现的秋,格瑞,嘉德罗斯……)











【轻轻敲响阴森洋房已损坏的门扉】


这位少年就拿着那封粘上了不知名红色液体的信封来到这里,干着这样的傻事,至于为什么是傻事呢,那你就想想,这么偏僻的地方,有着这样阴森的洋房,有人就见鬼了哦!我们可爱的金如实地想到。但他还是尝试了……





【“有谁在吗?”】金问道,但他还是觉得没人,虽然很快就会被打脸。


啪——门开了,是一个戴着眼镜用有粉紫色头发的漂亮青年,看金的眼神有些茫然,但很快被掩盖住了,化作温柔的神情说到:


【哎呀哎呀,有谁遇见麻烦了吗?】


“是的,我迷路了。那个……我可以借宿一晚吗?”金扭扭捏捏地说到,脸颊还泛着淡淡的粉红。


“当然可以,进来吧!”青年笑着说到,把金带进了公馆。


【欢迎,】一个有着巨大呆毛的红发红瞳的少女说到,紧接着说到的是另一个有着巨大呆毛的黑发蓝瞳的少年【来到AOTU公馆。】


他们的配合十分的默契,似乎是对姐弟,但是,他们好像怪怪的。金并没有多想,跟着青年来到了主厅。


【为您沏茶】一位头上带着粉色星星的黑发少女,拿着茶壶,端着茶杯,自动忽略了红发“女孩”的白眼,走到了少年的面前,小声说道:“『——小心他们,包括我,在这个Ever  Lasting   Night。能相信的只有你自己☆』”说完,她就当没发生过一样开始给少年倒起了红茶。


红色的液体缓慢的流出,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一看就肯定不是什么便宜货,但是却让少年感到厌恶,恶心。少年从来都没有对食物厌恶过,但是这次不同,他再看了看茶杯中的液体,鲜红,像血一样……




















【大家都聚了过来,客人被他们『评价』着】





管家,女仆,那对姐弟,还有两个男人外加一个与少年年龄相近的男子,都凑了过来。








【不过能这样遇见也是一种缘分吧】粽褐色头发的男人温柔地说到,这让少年感到熟悉,但是又有点陌生,但是又说不出什么,这个十分奇怪的情感似乎对所有人都一样。奇怪,太奇怪了,但是少年没有多想因为他们的评价打断了少年的思路。








【来办舞会吧,办舞会吧!】之前那位红发少女不知怎么了,突然想到了办舞会这个点子,便说了出来。少年本以为这个点子他们是不会同意的,可是他们竟异口同声地说————【『『『『『『『那就办舞会吧』』』』』』』】











【hury  hur Y!】那对呆毛姐弟两眼放光,面对着少年说到。











【倒上葡萄酒。】戴着眼镜的粉紫发青年手里倒着葡萄酒说出了这句话,十分奇怪,但却没有人发觉。除了他还有另一个人也是这样,那位头戴粉色星星的黑发少女,把餐具一一准备好,嘴里还说着拟声词:【咚咚锵锵☆】











【来干杯吧!】头戴星星头巾,身穿儿童卫衣的藏青色头发青年举着之前执事倒好的葡萄酒,对着大家举到。








【Are you readY? 】那对姐弟又对这少年说到。








【准备如何?】这次说话的是一个一身绿色的少年,他的深蓝色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少年,还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那么开始吧』』』』』』』】大家都举起了里面盛了葡萄酒的杯子,除了那位刚刚来到这里的少年,也是这场舞会的主角——金,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以你为主的Crazy nighT 不失奢华地单手举杯】那位粽褐色头发,似乎崇尚着骑士道¹的男人将举起的酒杯与别人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然后继续说到:【陷入那样恰好的迷醉中 就会愉快起来吧?】说完还不忘对金笑一下,那个笑令金感到温暖,向太阳一般,殊不知他自己才是这位“骑士”心中,不,应该是在场所有心中的太阳。














【唱歌吧 跳舞吧 欢闹吧 忘记一切风霜吧】那位带着星星头巾的青年说出着略带蛊惑的话语但是所有人都已经习以为常,可见他是多么狂妄,但是似乎带有一丝丝邪魅。











【那般疯狂的 愉快的 Happy☆nighT——】














这一场舞会,十分疯狂、愉快,似乎每个人都沉进在其中,包括金。正如之前所说,这是个快乐而疯狂的夜晚,不知为何,金清醒过来时,这还是夜晚。








【宴会过后的黎明有「什么」奇怪】





【睡醒一看,「早晨」全然没有降临】








这才让金感到讶异,早晨没有来临什么的实在太奇怪了吧,他穿着不知是谁给他换好的白色睡袍赤足跑出了这个房间,不知跑了多少米,还是没有出去,这似乎是他的迷路设定害了他。但,他的运气救了他,之前那对呆毛姐弟来到了他的面前,带着他,走到了办舞会的地方。








【将秘密】





【告诉你吧】





【请看时钟】那对姐弟似乎有些奇怪,两眼无神,像被提线的木偶一样,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








时钟的时间一动不动,依旧停在12点,正如天空中的月亮一样。这些条件,摆明了时间是停止的。








【少年陷入了恐惧,逃入了秘密的房间²】





【打开了厚重的大门,出现面前的】





【jeus  jeuS!】





【是堆积如山的棺材³】








【哎呀哎呀・・・】





【被发现了呢・・・】





【别害怕喔?☆】





【Where are you goinG??】





【要去哪儿呀?】





【『『『『『『『请稍等一下♥』』』』』』』】


   














金听到他们的声音,打了个寒颤。他想「丧尸围城就是这种感觉吧,我好想姐姐……但是,丧尸是什么?我有姐姐吗?我不是独生子吗?我为什么会想起这种事情?为什么?我脑内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先不想了,怎么办?怎么办……我怎样才能活下去……」











【以你为主的Crazy nighT 正如剧本般展开著吗?】





【今宵将会如何呢?】





【EndinG 这一切都由你决定】





【寻找著 寻找著 Happy enD 弄错顺序的话全・盤・皆・输喔】他们一起对着金说到,走到金的面前,但是,金跑了,跑走了,他爬着,趴着一层层楼梯,他利用这里黑暗的特点甩走了他们,跑到了舞会开始的地方。














[如果不想死的话,可以用‘钥匙’哦,别怕,我就是你,你可以叫我黑金]一股声音在金的脑中回响,他的声线和金的很相似,但是又带有一点霸气。





【True enD是进棺材?】金疑惑的向黑金问了一句。








[当然,happy  end的钥匙,只要你能找到,你就可以活下去,不会重蹈覆辙……像以前一样……闪着寒光的钥匙……时间……]黑金说到重蹈覆辙时便嘀嘀咕咕起来,但金还是听到了,然后便开始找了起来。





【那麼今夜也来个Bad ∞ End ∞ Night?】





【怎麼才能回家呢?】





【演出结束的话・・・】





【就能回去了吧・・・】





【Happy enD 的钥匙・・・】





【掉在哪里了呢?】金焦急的跑着,在找那个所谓的钥匙,他又望了望那个一动不动的钟表,代表时间的仪器。








【闪著寒光的钥匙・・・】








【找到了】他轻语道,把钟面敲碎,拿起时针和分针,头发渐渐从金色变为银色,眼镜也从像天空一样的蔚蓝变为血腥的红色。转头面对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的人们。








【以我为主的Crazy nighT 单手拿刀向著骷髅们】





他说着这样的话,如话中所说,单手持刀,向着他们,冲去……








【这样恰好地挥上一下… 就轻松了喔♡】他把手上的指针一挥黑发少女的血液喷涌而出,但少女依旧再跑。








【快逃!快逃!一溜烟逃跑! 】大家这样说着,似乎很害怕现在的“金”,不,应该被称为黑金。








【演出,台词全都忘了】





【那般疯狂的 破坏的 Bad ∞ End ∞ Night】





【以你为主的Crazy nighT 角色与舞台全都消失了】





【一旦到了故事结束 那麼】








【大家一起回去吧】他们这样说着,笑着,似乎忘记了黑金手上的利刃,像舞会刚开始那样跳着舞,狂欢这,但是他们身上的伤口还喷涌着鲜血……





【唱歌吧 跳舞吧 欢闹吧 忘记一切风霜吧】





【那般疯狂的 愉快的 Bad ∞ End ∞ Night】他们像在自我催眠一样,说着,正如舞会刚开始的时候一样……


























在一个狼藉的房间里,那里有 没有指针的钟表,满是血迹、玻璃的地面……








对了,还有一个正在看着剧本的黑衣人,那个剧本的故事与之前发生的完全相同,那个人的银白色的头发从黑袍中露出来了一点,但并不遮挡视线。这个书,不,应该是“剧本”翻了一页又一页,到最后露出了标题【bed  end  night】








【安静下来的房间中 献上掌声的谜之影】





【今夜真是不错的演出啊・・・】这个声音十分沙哑,缥缈。他的神情好像很悲伤,但是嘴似乎在笑着,手里拿着那个神秘的,沾了鲜血的信封,打开,拿起里面的白纸,便哭了起来……





【说完便拿起纸哭了起来】











——Bad  end  nijht   完——





后记——


骑士道¹:骑士道是指为了达成守护主君义务的事情以今天的标准。骑士精神和道德是上层社会的贵族文化精神,它是以个人身份的优越感为基础的道德与人格精神,但它也积淀这西欧民族远古尚武精神的某些积极因素。骑士精神最早的意思是指马术。中古时代的精英战士,与农民、教士和那些靠自己的技术当上骑手和战士的人有所不同,其间差异在于他们拥有快而强壮的马、美丽与有攻击力的武器和制作精良的装甲,这些都是当时的身份象征。





秘密的房间²:是在钟表那里有个门,是暗门。要走好几层楼梯,类似于地下室。





棺材³:里面存放着所有人的尸体,包括金,也只有他们的尸体。类似于轮回,里面有许多人,比如,有四个同一个人的尸体,死法不一。